永利皇宫

家乡的味道

2019-04-29 08:53:29 来源: 永利皇宫新闻网 作者:□胡 鸿

上街看到一农妇卖苦笋,顿觉新奇,就掏钱全买了。能在城里见到久违的苦笋,似乎见到家乡的亲人。家乡的苦笋,个不大,剥开笋衣,也只有拇指般大小,但长得很匀称,苦笋虽有苦味,吃后却能回甘。四月是苦笋的旺季,餐桌上少不了这碗时令菜。

吃着新鲜的苦笋,脑海里却想起家乡的马蹄笋。马上快入夏了,家乡的马蹄笋该上市了吧?想到马蹄笋炖水鸭、马蹄笋煮淡菜,那清甜鲜美的滋味,不由得口中生津。

樟湖坂的马蹄笋,在南平也是响当当的。樟湖坂的马蹄笋个不大,其形状似马蹄,故樟湖坂人就以形称之。其实,樟湖坂人也有叫它为“麓笋”。我不知为何叫“麓笋”,因为马蹄笋是生长在“山麓”上吗?其实不然,樟湖坂的马蹄笋可以生长在山上,也可以长在沙质土壤上。樟湖坂的洲尾岛上,就有许多人家种植马蹄笋。当然,生长在黄泥土壤中的马蹄笋,质量最佳。肉质更鲜嫩,咬一口,脆生生的,满嘴沁出香甜味道。当然生长在沙质土壤中的马蹄笋味道也是非常的清甜鲜美,只是在笋头部分,有点状似细细的纤维,所以少了点脆生生的感觉。

马蹄笋的烹饪方式多样。樟湖坂人虽说生性粗犷,但在饮食方面却很注重食物的搭配。

记的小时候吃过笋尖清炒,白色的笋切丝,放油锅清炒,加点盐,撒上葱就可起锅,而笋中部分常常是和水鸭母清炖,一荤一素,熬出来的汤汁呈乳白色,极具营养,有时就用清水煮,起锅时加点盐,那味道是清甜可口,美妙至极。笋头部分是孩子们的最爱,因为樟湖坂的马蹄笋可以生吃,不仅脆嫩,而且十分清甜,是家乡孩子们在夏季时常吃的“水果”,但大人们十分吝啬,他们将笋头在水煮后捞起,汤水当凉茶喝,笋头用酱油着色,卤起来作为早餐的佐料,又别有风味。

吃过樟湖坂的马蹄笋,你就会记住它的味道。倘若在市场上有人对你说,这是樟湖坂的马蹄笋,一看外形,你就可以分辨出这是“李鬼”而非“李逵”。不信,你再尝一尝味道,你就会知道真假了。

如果说马蹄笋沾了天时地利之优势,那么,樟湖坂的光饼,确实是樟湖坂人的智慧创造!

樟湖坂的光饼,品种繁多,但主要是芝麻光饼、红糖光饼和马蹄酥。芝麻光饼外酥香脆,内里又有肉(面粉)的韧性,吃起来既有味觉上的享受,又有填饱肚皮的实惠。红糖光饼很有嚼劲。用红糖和在面粉上,我不知需要用多大力气,才能让面粉和得那么有筋道。有人开玩笑说,小孩怕换牙时拔牙,就用红糖光饼,咬一口,把要拔掉的牙齿顺带出来了。你想想,这红糖光饼该有多筋道啊!芝麻光饼和红糖光饼外形一样,圆形,中间有一个小口,便于穿绳携带。至于马蹄酥,就是一个马蹄形状的糕点,硬邦邦的,砸过去,准能将头砸出一个包。我不知道我们的祖先是如何将这么一团面粉,在炭炉里烤出这么香喷喷、脆生生又入口可化的马蹄酥来!马蹄酥也容易携带,有人用袋子装,有人用细绳缠绕“马蹄”,一个个捆在一起,甚是可爱。

马蹄酥虽然说是糕点,其实仍然是光饼一类的食品。吃马蹄酥,第一口倘若用嘴咬,真不知如何下口。记的小时候吃马蹄酥,是用锤子敲开,一小块一小块的往嘴里送。当然,敲开后的马蹄酥就不会很硬,往嘴里一扔,不仅容易咬,而且很快化开,香脆可口。大人们就可以用手一捏,马蹄酥就裂开,不要以为马蹄酥是空心的,其实是非常结实的面团酥。开裂后马蹄酥就有缝隙,也就好下口了。能用手捏裂,可想而知,这工艺妙法,凝聚了多少人的智慧!

不同的生活环境和饮食习惯造就了不同的饮食文化。樟湖坂地处闽江上游,是闽运的中枢重镇。樟湖坂的艄排工人常常自带干粮,这其中就有光饼,用绳子一串,不仅携带方便,而且不怕因为时间长而变质。还有出外谋生、读书的人,也常常带着光饼赶路。所以,樟湖坂的光饼既有源于福州传统名点的创造,又有自身的发明,让这品种众多的光饼照顾了各类人的需求,非常的人性化。

红糖光饼的红糖是樟湖坂特有的。这是用樟湖坂特有的甘蔗——“冰糖蔗”榨出汁来制作出来的板糖。樟湖坂的甘蔗有两种,一种是直接当水果吃,水分很多很甜,而且不硬。削掉皮,内里几乎没有纤维,咬一口,断层呈现出的是黄澄澄、晶莹剔透的色彩。另一种就是榨糖的“冰糖蔗”了。用“冰糖蔗”榨汁制作出的板糖,是最原生态的板糖。不信,你去市场买板糖,商家会告诉你:我这里卖的是真正的樟湖坂板糖哈。

樟湖坂特色食品很多,暂不一一赘述。你若有兴趣,可亲到小镇品尝。

[责任编辑:谢志源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