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皇宫

守 望 故 园——余明慧水墨写生情怀

2019-09-18 09:48:56 来源: 永利皇宫新闻网 作者:陈铎

余明慧简历

余明慧,男,1960年出生于永利皇宫:省建瓯市, 1977年高中毕业后插队,1978年考入永利皇宫:工艺美术学校漆画专业班。1981年毕业分配至建瓯文化馆任美工。1988年调永利皇宫群众艺术馆。现为南平文化艺术馆馆长,副研究馆员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,永利皇宫:省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,永利皇宫:省美协山水画艺委会副主任,永利皇宫美协主席,武夷画院副院长,武夷学院客座教授。水墨作品《遥望家乡的小山村》入选第七届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画精品展并收藏。水墨作品《溪桥深翠》获2014年八闽丹青奖——永利皇宫:省美术双年展金奖提名奖并被收藏。水墨作品《深山人家》获2015年第六届永利皇宫:省艺术节书画作品展优秀奖。水墨作品《亘古故园情》获2018年第七届永利皇宫:艺术节永利皇宫:省美术书法作品展优秀奖,并被收藏。

天刚泛白,明慧一行山水画家们又背起画夹,沐浴着晨露出发写生去了。冬季的闽北烟岚如睡,又是一个别有季节特点的写生好时节。写生已然成为了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。这批闽北的山水画家,如同着魔一般,只要一有时间,便相约而行,执笔恣情山水。也许在他们的眼中,描绘山水的过程比完成作品的结果更为重要,更令他们陶醉。就如同郑纪常在《画学简明》中说的,“凡山皆有气脉相贯,层层而出,耸高叠低,闪左摆右,皆有余气联络照应。非多览真山,不会其意也”。故而写生的过程中画者以眼观心,借与山水的互为贯通既得到了自足,又是对山水画的一次新的感悟。

相比而言,城中画者的写生之旅,总是显得隆重而拘谨,缺少了那份随性和洒脱,或许是繁华都市过于喧嚣熙攘,面对质有而趣灵的山水时便总带了些许慎重,生怕遗漏了一丝一毫的风景,恨不得将每一寸云岭胜景都收入纸上。而闽北的画家们在看待写生这件事上便轻松自在许多,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为画家们提供了写生的便利。在我看来,闽北的艺术生活是惬意纯粹的,不用刻意被卷入名与利的漩涡,也不用囿于繁复的人事。想画了,便可以背起画板,邀三五好友,到村落去,到自然中去,到景色空濛、树石如沐的山色里去。写生成为了生活中平凡而轻松的事,不再是为了达到特定的目的。

明慧初学为漆画与版画,而后涉猎山水并自有机杼。但凡自幼执笔研墨的传统国画者,虽能够精于笔法能妙,做到笔笔有出入,但也易于陷入传统的桎梏。 而在从版画转而绘山水的明慧的画中,则呈现出了多种元素的融合,凝聚了更多变的生气,而不为古法所拘。墨色的渐变与对比,黑白灰的基调处理,平面化的构图都独有一番新意。虽然画意多以古村民舍为题,但并不显荒凉残颓,古朴之韵仍能让人感觉到扑面而来的乡野清气。在明慧的画中,最打动人心的,是一种鲜活的气韵,这不是仅靠着笔触技巧所能展现的,而是面对生活时应目会心、岁久所得的山水之趣。

通过多年的写生揣意,古村落中的房屋居所、林木窠石,成为了明慧近十几年的绘画主题。土墙黑瓦,残垣断壁,鹅卵石铺就的蜿蜒曲径,簇拥着村落砖石的点点青苔和蓊郁杂木,在他画作中呈现出的点点滴滴,是一个时代在一代人心中的烙印,也是晓山之人对东南景胜的别有意会。观明慧之画,可见其观察自然之周详。虽博览闽北之广袤山水,却很少用大山堂堂的全景式构图,而喜于着眼一隅,用截取式的构图来表现山水。以屋宇为主景,参以树木坡石,借墨色浓淡之不同,令人有远近深浅之感觉。

用笔带湿点苔,取闽北山中湮润苍郁之气象。借最熟悉的环境生最微妙之意境,既是作为画者常年累蕴之积愫,亦是对村野热枕的有感而抒怀。发于真情,觉其亲切,才能看此画令人生此意,如真在此山中,品出几分画之景外意也。在明慧的画中,时常可以看到他将西洋画对形的写实与中国画的用笔相互结合运用,均齐凹凸,突兀横斜,有开,有合,有形,有势,有屴崱,有归缓,有古法亦有新意,笔墨淋漓中虚实有意,所谓“墨法,浓淡,精神,变化,飞动则如是以”。

观其近期的绘画,明慧越发注重虚实的关系,构图亦从饱满归于简约,而立意愈臻清新。以淡墨染其形廓,重墨点其筋骨,以留白空出余音(味),正所谓虚实相生,无画处皆成妙境,在其画中的古村落,静谧而自如,尽管没有点景之人物,但画面却不显死沉,而是在看似空山杳冥的景致中显出人迹和灵性。

在我看来,或许山水画是最能表达中国文人心态的抒溢方式。古人将其比之一种林泉之心,谓山水之为可居可游之地,草木存心,天地有灵,正是画家借由笔墨,传达出观世悟世的人生情感。尤其是在明慧的画中,入画之景多为身边熟悉的乡村林野,一砖一瓦,聚散历落,或多或少的都带着往昔的记忆和亲昵。在水墨的流淌之间,画者之情也由此体历,不着痕迹地流露出闽北画家对于家乡那份独有的情味。或许闽北的山水自有一种吸引人的魅力,让人不舍走出其间,可以说闽北山水本身就是一轴有诗意的自然画卷,东坡曾誉摩诘之水墨山水为画中有诗,我想明慧所绘的闽北山水亦能以此意赞许。

至于诗为何诗,也许是近在咫尺又飘忽远去的乡愁吧。明慧对山水、对村落的执着,或许也源于他对生活的执着。不仅是画作本身,通过采风写生所积累的作画过程,描绘乡野,寄情山水,也是一种追寻与守望自身精神家园的方式。人融于山水,山水融于画作,心中有画,画中有情,也许,这正是余明慧水墨画气韵的延伸和升华……

[责任编辑:陈雨薇]
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